85后女孩弃外企高薪做“新农人”_人物

2020-09-19 05:48:03 栏目 : 风云人物 围观 : 评论

  央视网消息:“农民没有销售,没有市场,他的腰板就永远直不起来。”说这话的是许月。十一年前,她还是坐在金融街敞亮的写字楼里办公,午休之余和同事一起逛街扫货的时尚职业女性,对父亲希望她返乡“继承家业”养猪的想法不屑一顾。

  许月是一位北京女孩,1986年出生在通州区漷县镇。因为打小就对各类车型有着浓厚兴趣,大学毕业后许月如愿进入北京金融街一家高端车行工作,成为年薪30万元的白领。

“汽车发烧友”许月

  2009年4月,一个来自母亲的哭诉电话打乱了许月的生活轨迹。许月的父亲经营一家养猪场,由于经营不善导致负债累累,父母间的矛盾也不断激化。

  在此之前,父亲多次向许月表达希望她能返乡协助自己打理养猪场的想法。“太不实际了,我不可能干农业,搁谁谁也不想接这个烂摊子。”对于父亲的建议,许月十分抗拒。

  如今,父母体弱年迈,生活陷入拮据,他们的感情也面临破裂的危机……面对这样的情况,许月的内心动摇了。思索再三,她决定顺水推舟,暗自计划用两年时间把父亲的养猪场卖掉还债,从而使父亲回归家庭。怀着这样的的想法,她辞掉工作回到父母生活的镇上。

  

许月和父亲许玉路

  尽管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,在踏进猪场的那一刻,许月还是懵了:“我是真的很崩溃,里面根本没有下脚的地儿,到处都是粪便、砖头瓦块之类的东西。”除了猪场环境改造,许月还面临着场子缺乏养殖经验、工人难于管理、生猪死亡率较高、与父亲管理方式存在分歧等诸多压力。

  为了解决父亲把优质猪肉直接卖给批发商,却卖不出好价钱的棘手问题,她背着父亲投资4万元进行“改良”:给猪肉做检测,为父亲的发明专利“麦秸秆饲料”进行有机认证和产品商标注册,同时改变销售策略……“我拿着那沓钱,直接甩在我爸面前,”许月满脸骄傲与兴奋,“我说,老爸,我卖出了一头猪,卖了三千多元钱!” 这可是之前父亲卖出价位的两倍多!

  有了这次销售猪肉的经验,不仅打消了父亲对她经营方式的顾虑,更增强了许月转行农业的信心。她慢慢适应了猪场环境,也认识到“养出来不会卖”的销售环节是绝大部分农户的头等难题。为此,她将自己多年的销售经验毫无保留地分享给农户。例如,大力发展合作养殖农户,开辟直接对接超市和消费者等销售渠道,由整猪出售变为分割销售等方式,进一步打开养殖市场的销路,带动周边农户实现增收。在这个过程中,许月也逐渐理解了父亲那份难以割舍的农业情怀。

许月对猪肉进行分类销售

  2010年,许月牵头,联合周边农户成立了专业合作社,2012年合作社全年销售额已达到300多万元。2019年,正当许月不满足于现有成绩,打算开辟新领域时,通州区举行的《青年农业交流会》上的“新农人”理念给了她灵感,许月由此开始做起了全国农产品的生意。

  说干就干。许月开始在全国各地进行精良农产品的考察、筛选和收购。她根据农产品特点与运营团队合作,通过线上推广等方式,用“线上微商”的平台架起了农户与消费者交互的桥梁,年销售额直达800多万元。

  在圈子里小有名气后,许月吸引了越来越多农户加入合作社。为了保证农户的种植产品质量,许月给合作社设置了只能施农家肥的“门槛”。2019年,合作社已发展到150多个农户,经营范围更是涉及肉类和瓜果蔬菜。

  2019年,北京通州区《养殖业腾退政策》出台,同年10月,许月赴内蒙古对养殖业进行考察,决定帮助他们销售牛、羊肉。2019年1月,在完成合作社的转型后,瓜果蔬菜种类更加丰富,“高颜值”的精包装与“按照自然规律,一年四季,吃在当季,吃在当地”的配菜方式相结合,许月开始进入北京高端农产品市场。

  然而,难题也接踵而至,昂贵的价格使得一部分消费者望而却步。如果让消费者了解到果蔬种植环境与过程,是不是可以将“一分价钱一分货”体现出来呢?

许月与种植户

种植中的许月

  有了这个想法后, 2019年2月,许月不顾周围 反对,坚持投资200多万元,承包了一个占地九十亩的观光农场,每年的人工管理种植维护费用就高达100多万元。“我希望这个农场是一个样板,消费者可以亲身体验到健康绿色的种植方式,从而去真正带动按照无公害绿色种植标准的农户。”许月说:“在这里,真的可以‘自己种植,丰衣足食’。”这种客户亲身体验带动线上销售的经营模式,让许月的农业“花路”越走越广。

走在农场的自信“新农人”许月

  “时代在发展,作为‘新农人’,也要不断推陈出新。”如今也积极投身公益事业中的许月认为,“快乐做农业就是我对‘新农人’的定义。”正如许月所说的那样,她的十一年农人路还将继续,这也是她回馈父老乡亲、感恩社会的真情表达。(文/王璐 图片由央视《致富经》栏目组提供)

相关文章